区域综合竞争力是一个区域在发展过程中以经济发展为根本,以科教文化为动力,以环保、生态、健康、绿色为主线,持续提高经济社会发展绩效,不断促进地区繁荣和提升国民福祉的能力,主由经济发展竞争力、资源环境竞争力、科教文化竞争力和民生保障竞争力等内容组成。本文建立了区域综合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应用国际上通行的Delphi专家咨询法对评价指标权重进行求解,同时构建了区域综合竞争力评价模型,并以中部六省为例进行了实证分析。
关键词区域综合竞争力 评价指标体系 中部 实证分析
中图分类号F12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6623(2013)02-0052-05
一段时间以来,区域竞争力问题引起了理论研究者和政策制定者的浓厚兴趣,总体来看,区域竞争力的研究还没有形成系统的理论体系和研究框架,一些基本问题还认识不清;尤其是理论研究与现实发展的结合还相对滞后,亟需与时俱进。为此,我们对传统区域竞争力理论进行了一定的创新,提出了适合我国历史发展阶段的区域综合竞争力这一新观点,对其概念、评价指标体系、评价模型等基础性问题进行了探讨,并以中部六省为例进行了实证分析。
一、区域综合竞争力内涵
从理论渊源来看,区域综合竞争力是区域竞争力理论在新形势下一定的创新和发展。目前国内外区域竞争力内涵确定的范式基本上有两种一是把国家竞争力的内涵等同于区域竞争力的定义。迈克尔·波特(Michael E.Porter,1990)认为国家竞争力虽然定位于国家层次,但它的理论内涵、分析框架完全适用于对地区、州和城市等级别的分析。二是在已有的“竞争力”概念的基础上,构建“区域+竞争力”的模式来界定区域竞争力内涵。当前,“区域竞争力”是一种“能力”的观点已得到了普遍认同,存在争议之处的只是“能力”的具体表现形式。
从国内外现有的研究文献来看,接受度较高的区域竞争力“能力观”的具体表现形式主有以下几种,一是财富创造能力论。把国家(区域)竞争力定义为一国(地区)在全球市场上均衡地生产出比竞争对手更多财富的能力。二是资源配置能力论。这种观点认为区域竞争力的本质内涵是资源优化配置。三是可持续发展能力论。这类观点认为区域竞争力的重体现是可持续发展能力,突出了竞争力的可持续特征。四是认为区域竞争力的根本在于创新。创新才是区域竞争力的源泉。五是提供产品和服务的能力论。即区域竞争力被定义为区域向其所在的大区域提供产品和服务的能力。六是综合能力论。这种观点认为区域竞争力是一种系统的综合能力。
我们比较赞同区域竞争力是一种综合能力体现的观点。但是,当前区域竞争力综合论的观点比较笼统,只陈列所想到的因素,而没有明晰区域竞争力诸素之间的逻辑关系,从而导致了区域竞争力指标体系复杂且逻辑不清,独立性不强,致使研究难以深入。基于此,我们认为,一个较为完善、合理的区域竞争力概念,至少应该包括这几个层面的含义(1)区域竞争力的终极目标应是增加区域财富、促进区域持续繁荣、长期稳定提高居民收入和生活水平;(2)区域竞争力是以提升经济竞争力为核心,以经济的持续、快速和健康发展为中心任务,同时注重环境保护以及民生改善;(3)区域竞争力不仅包含现实竞争力,更包含潜在竞争力;(4)区域竞争力是一种综合能力,是经济、社会等多因素协同作用的结果。
区域综合竞争力代表了一种全新的发展理念,它有别于传统的区域竞争力,本质上求做到经济发展、环境保护、民生改善等多个关键方面并重,同时又不排除根据条件的变化实现某些方面的侧重,但是这种侧重是动态的,不是静态的。因此,就目前我国所处的历史阶段而言,我们认为区域综合竞争力是一个区域在发展过程中以经济发展为根本,以科教文化为动力,以环保、生态、健康、绿色为主线,持续提高经济社会发展绩效,不断促进地区繁荣和提升国民福祉的能力,是区域持续发展的重支撑力量,是衡量区域发展综合能力的重标尺,主由经济发展竞争力、资源环境竞争力、科教文化竞争力和民生保障竞争力等内容组成。其中,经济发展竞争力是获取区域综合竞争优势的基础,倘若这个基础不稳固,区域综合竞争力就会成为无本之木,所谓的环境保护、科教文化和民生改善都谈不上;资源环境竞争力是获取区域综合竞争优势的重支撑,这突出强调经济发展不能以大量消耗资源,牺牲环境为代价,而是注重人类与自然的和谐共生;而科教文化竞争力则是获取竞争优势的动力,如果区域发展的内生动力不足,那么区域综合竞争力也将后劲乏力;民生保障竞争力是区域综合竞争力培育和提升的目标,这意味着区域综合竞争力的最终落脚点,还是促进国民财富的增加以及民生改善,让社会成员共享发展成果。
二、区域综合竞争力的评价指标体系
在构建评价指标体系的过程中,存在评价指标过于简单和指标过多、过细、过于繁杂这两种极端情况。为构建的区域综合竞争力指标体系能够达到粗而不失评估的目的,细而不失建模的可能,我们在构建指标体系时应遵循以下原则相对完备性与代表性相结合;相对独立性与层次性相结合;稳定性与动态性相结合。
在借鉴国内外相关问题评价指标体系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我们按照“区域经济可持续发展为主线,资源承载和环境保护为支撑,科技文化创新为动力,民生保障为目标”的思想,经过多轮的反复筛选、增删、修改、调整和系统整合,最终构建了“1个目标层;4个准则层;12个维度层;86个指标层”的评价指标体系,即区域综合竞争力(A);经济发展竞争力(B1)、资源环境竞争力(B2)、科教文化竞争力(B3)和民生保障竞争力(B4);经济发展竞争力的规模维度(C1)、速度维度(C2)、结构维度(C3);资源环境竞争力的资源维度(c4)、生态维度(C5)、环保维度(c6);科教文化竞争力的科技维度(C7)、教育维度(c8)、文化维度(C9),民生保障竞争力的民生维度(C10)、社保维度(C11)、安全维度(C12),共12个维度;经济发展竞争力有22个指标,资源环境竞争力25个指标,科教文化竞争力19个指标,民生保障竞争力20个指标,共86个指标(D1-D86)。指标体系的结构和内容具体如表1所示。
三、区域综合竞争力的评价方法
(一)评价指标权重确定
权重是以数据形式权衡指标体系中各指标相对重程度的量值,其大小直接影响到评价结果的准确性。我们采用国际通行的专家咨询法来确定指标权重。首先,参照现有各种各样相关问题评价指标权重的研究成果,设计了一套区域综合竞争力指标体系权重表;然后征询了15位从事区域经济研究的专家的意见,对指标权重进行了反复修改和调整,对于个别指标意见不一致的权重,我们采用算术平均法进行合成。
(二)指标数据标准化处理
直接获取的指标数据由于单位和量纲不同,无法直接进行运算,为此需对指标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从而消除单位和量纲的影响,目前,指标数据标准化的方法很多,但是常用的指标数据标准化处理方法主有Z值标准化方法和极差标准化方法这两种。本文采用极差标准化原始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对于上述区域综合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而言,各指标对其贡献作用是不相同的,有“越大越优型”的正指标,也有“越小越优型”的逆指标。本文除了万元产值三废排放量、万元GDP能耗、万元CDP水耗、人均CO2排放量、农业化肥使用量、城乡居民收入比、基尼系数、CPI指数、恩格尔系数、城镇失业率、每万人刑事案件数、重大安全生产事故数、重大食品药品安全事故数、重大交通事故发生数、重大火灾事故发生数外,其它指标均为正指标。我们采取以下步骤对指标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首先,对区域综合竞争力的逆向指标进行标准化。计算公式如下
其次,对区域综合竞争力正向指标进行标准化,计算公式如下
(三)区域综合竞争力评价模型
根据上述衡量区域综合竞争力的评价指标体系,本文采用传统的线性加权加法模型来对区域综合竞争力总体情况进行综合评价。这种评价模型因其指标含义清晰、综合解释能力强得到了普遍的运用。具体的评价模型如下
式中,Fa是区域综合竞争力,Wb是区域综合竞争力的分项竞争力权重,Wc是各维度权重,Wc是指标权重。
四、中部六省区域综合竞争力实证分析
根据上述的评价指标体系和评价方法,本文对中部六省区域综合竞争力的评价路径从分总层次展开,分项的是比较中部六省区域综合竞争力中的经济发展竞争力、资源环境竞争力、科教文化竞争力、民生保障竞争力;总的是比较分析中部六省的区域综合竞争力,总的评价是各分项评价加权合成后的结果。
(一)中部六省区域综合竞争力分项评价
1 经济发展竞争力评价
从经济发展竞争力综合评价结果来看,中部六省经济发展竞争力最强的是湖北,其综合评价值达到了0.611,其次是安徽,随后是湖南、江西、河南和山西。而从经济发展竞争力各维度的评价结果来看,中部各省表现不一。第一,从经济发展规模维度来看,河南排名第一,其经济规模维度综合得分值达到了0.819,湖北次之,随后依次是湖南、安徽、山西和江西。第二,从经济发展速度维度来看,发展最快的是江西,其综合得分值为0.835,安徽次之,湖北、湖南、山西紧随其后,而河南则最低,其综合得分值仅为0.094。第三,从经济发展结构维度来看,山西的结构维度综合得分为0.612,排在中部六省的第一位,湖北次之,安徽、湖南、江西紧随其后,河南最低,得分为0.169。
2 资源环境竞争力评价
从资源环境竞争力综合评价结果来看,中部六省资源环境竞争力评价综合得分值从高到低排名依次为江西、山西、湖北、湖南、安徽和河南。而从资源环境竞争力各维度的评价结果来看,中部六省各有优劣势。第一,从资源维度来看,山西排在第一,安徽次之,随后是湖北、河南、江西、湖南。第二,从生态维度来看,江西生态竞争力综合得分值为0.965,排在了中部六省的首位,随后是湖南0.433,山西,湖北、安徽和河南分别次之。第三,从环保维度来看,近些年来,湖北达到了0.628,而山西的环境治理、环境保护方面的工作还有待进一步的改进,其综合得分值在中部六省中最低。
3 科教文化竞争力评价
从科教文化竞争力综合评价结果来看,中部六省科教文化竞争力评价得分值从高到低排名依次为湖北、山西、安徽、湖南、河南和江西。而从科教文化竞争力各维度的评价结果来看,中部各省科教文化发展的状况具有不平衡性。第一,从科技维度来看,排名第一的是湖北,其综合得分值为0.996,随后是安徽和湖南,山西第四,河南和江西分列后两位。第二,从教育维度来看,2010年,山西教育维度综合得分值达到了0.679,在中部六省排名第一,湖北综合得分值为0.622,排在第二位,然后是河南、江西、安徽、湖南。第三,从文化维度来看。排名第一的是湖南,其综合的得分值达到了0.603,随后是安徽、山西、河南、湖北、江西。
4 民生保障竞争力综合评价
从民生保障竞争力综合评价结果来看,中部六省民生保障竞争力评价得分值从高到低排名依次为湖北、河南、湖南、山西、江西和安徽。而从民生保障竞争力各维度的评价结果来看,中部各省都有继续发扬的地方,同时也有亟需改进之处。第一,从民生维度来看,湖北综合得分值达到了0.805,排在中部六省的第一位,湖南第二,随后是河南、江西、山西和安徽。第二,从社保维度来看,河南排在第一,其综合得分值为0.650,湖北次之,随后分别是山西、湖南、江西和安徽。第三,从安全维度来看,江西得分值最高,为0.594,其实是安徽,之后依次为山西、河南、湖南和湖北。
(二)中部六省区域综合竞争力总评价
中部六省区域综合竞争力评价得分值从高到低排序分别是湖北、湖南、山西、安徽、江西、河南。
(责任编辑垠喜)